通过灵性修炼而戒掉大麻 – 个案研究

灵性科学研究基金会(SSRF)发表这些个案研究的目的是对生理和心理层面显现的问题上给读者们提供一些方向,但问题的根源可能在于灵性维度。当一个问题的根源有灵性本质时,我们观察到,加入灵性治疗法通常会给出最好的效果。SSRF建议继续使用传统的医疗而同时结合灵性康复治疗对生理和心理层面上的疾病。读者们被告知,采取灵性治疗法的时候要自行决定。

摘要:安东尼(40)是一名来自欧洲的电脑工程师。他在这里描述当他开始做一种灵性修炼即念诵神名时,他如何克服为期7年的大麻成瘾。

安东尼不是他的真名,出于隐私的考虑我们用了别名。

1.抽大麻上瘾

29岁时,我开始抽大麻,原因是出自于好奇心。

后来,抽大麻一点点地变成了每周的定期习惯,因为它给了我在心理上短期的缓解。在我抽的时候,想法的强度变少了。在某种程度上,它是我对生活的叛乱。我曾是一名很敏感的人,问题是我无法控制情绪。抽大麻给了我一个幻觉,就是我变得没那么情绪化而且更多有观察者的心态,所以这提高了我的交际能力和创造力。我逐渐到了大概一周抽4天就满足。在这些日子我平均抽了2根,最多抽7根。

一段时间过后,大麻的‘积极’影响减弱了,可我继续抽。这是因为抽大麻在我的圈子很流行。一般抽了之后,我必须用我所有的精力和注意力来减轻负面的副作用例如疲劳,困乏,不热情,惰性等。我多次试图把它停掉,但能坚持的时间逐渐变得更短暂,在我心里内处在争斗之后我又开始抽大麻。在我养成了这个习惯的时候,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给我力量去做这个事。

2. 在开始做灵修后戒掉大麻

这个情况延续到我36岁的时候,我发现了灵性科学研究基金会(SSRF)。在2000年,我开始经常念诵神名。刚开始时,我会按照出生宗教念诵神之名,就是主耶稣因为我曾是基督教。与此同时我还每天念了3-4小时的灵性保护诵文‘思咕嚕啲达塔’(Shrī Gurudev Datta)来处理任何过世祖先为患的问题。我每天念完9次念珠 (9 x 108 = 972遍) 的保护诵文‘思咕嚕啲达塔’而剩下的时间我念了‘主耶稣’。

我的念诵质量从一开始就很好。我曾要到另一个城市去参加每周的灵性聚会。当我开始做SSRF建议的灵性修炼的不同方面比如念诵,参加共修(真理的陪同下)为绝对真理服务(侍奉,satsēvā等,我消极和情绪化的生活观开始往积极的方向走。负面思维的强度开始减弱而且节制抽大麻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我注意到想要抽的欲望降低了好几倍。一个月后下降了50%。六个月后下降了80%和一年后完全克服了。我发现它很快就克服了。开始灵修一年之后,我试图最后一次抽大麻的时候就立刻有剧烈头痛还有看到了一个画面,有一种奇怪的一丝灰色能量在压迫我的头部而且在尽力扑进来。

在这次经历过后,我想都没再想要抽大麻的念头,就像抽大麻的中心从我的潜意识完全被抹掉。从我戒了这个烂习惯到现在已经有 5年多。

我想强调一点,在这个过程中我没有强迫自己戒大麻。这个过程发生得很自然,我自己并没有付出特别的努力。只是想抽的欲望变得越来越弱而到最后随着灵性修炼的提高和时间的推移它完全克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