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靈性修煉來克服煙癮,酒癮和大麻癮

SSRF 發表這些案例研究的目的是給讀者們有關在生理或心理層面所顯現的問題上,提供一些方向。這些問題的根源有可能源於靈性維度。當一個問題有靈性根源的時候,我們有觀察到加入靈性治療法通常給最好的效果。對於治愈生理和心理上的疾病而言,SSRF建議繼續接受傳統醫療,以及靈性治療法。我們建議讀者們在開始靈性治療法的時候,要自行決定。

摘要:來自巴黎的西利亞克曾經對香煙,大麻和酒都上癮了。他光靠意志力而克服了大麻癮。不過,他無法用意志力來讓自己戒煙戒酒。在這個案例研究當中,他會解釋當他開始根據靈修的六個基本原則而做靈性修煉的時候,他如何能夠放棄煙和酒。

1. 西利亞克的成癮

通過靈性修煉來克服煙癮,酒癮和大麻癮

我抽煙,抽大麻,喝酒都上癮了。

 

 

 

1.1 酗酒

我大概18歲的時候,我和柔道俱樂部的一些朋友喝了我的第一杯。我那個時候害羞內向,所以喝酒能讓我放得開一些,跟別人和女生交流。我平均會喝一升啤酒或大概5杯威士忌酒。這只是周末出去玩的時候。我最大的量是2-3升啤酒或1瓶紅酒還是半瓶威士忌。我開始喝的時候還是很正常,但過了一會兒會失控,醉酒,然後有幾天會覺得很不舒服。我的天性友好,平靜,但朋友們多次感覺到我喝醉之後,行為有變。有一次我朋友說到, ‘昨晚,你好像變了另外一個人,像個鬼。’

1.2 煙癮

我1994年,23-24歲時,當我開始做模特的時候就開始抽煙。我每天抽了半包到一包。過了一兩年,有時我出去玩的時候,我一天抽兩包。

我抽煙的時候一點都不慢。吸進4到5口後,我就像個煙囪一樣把它們抽完。在這4年的時間裡,我抽了很多。我對戒煙有了強烈的慾望,因為我對這個事情感覺很不好。我會感覺到它在損害我的身體。而且,費用挺高的,但我就是停不下來。

1.3 大麻癮

我也是24歲的時候開始抽大麻,一般是跟那些問我要不要抽的朋友們一起的。我剛開始時抽了一點,這兩年每個月抽一根。然後,我26歲時,有六個月我每晚抽了一根。然後隨後的六個月,我瘋狂地抽了,每天從早上8點開始到了晚上抽了10根。如果我不抽,我會很煩躁,所以這嚇到我了。所以,有一天我對自己想了想,‘這會把我殺掉,我必須停止’,所以這樣靠著意志力,我就停了。可是這個習慣沒有完全離開我。我一直到1998年還偶爾抽了大麻。

2. 克服煙癮和酒癮,因為開始做靈修

我在1999年2月份的時候和靈性科學研究基金會(SSRF)聯繫了。他們解釋到成癮由祖先問題而造成的這個概念。這說明了為何我的意志力沒能夠讓我克服煙癮和酒癮。

他們建議我念 ’Shri Gurudev Datta’ ,一種特殊保護念誦文,來緩解祖先問題所造成的困擾。他們告訴我的那一刻我就開始念了。

我才3天強烈地念誦了之後,我試圖再抽一根煙。我吸進了一口後,我無法抽下去,所以把它熄滅了。

隨後的11個月裡,我一點沒有抽。2000年1月份時,我又開始了,但只是3個星期了。然後,我意識到這應該是想滿足自己抽煙慾望的一個祖先。可是,這次我可以輕鬆制止,因為我在念誦神的名字,而且了解抽煙的原因。接下來的一年,我只是在一些場合裡抽了2-3根煙。

自從2001年,我徹底戒掉了,到現在再也沒有碰到。

我抽大麻的習慣,那就是偶爾抽一根,還是持續到開始做靈修的一年之後。然後,習慣自然就離開了。截至目前,我沒有再抽了。

同樣的,我開始念誦之後,我喝酒的習慣立刻降低了。我做靈修之前會經常醉酒,幾乎每個周末。開始念 ‘Shri Gurudev Datta’之後,我喝了很少,只是幾次。自從2003年開始,我把酒徹底戒掉了。因為我是法國人,喝紅酒是民族習慣,所以我在很特殊的場合裡會喝半杯紅酒。

我有看到那麼多在努力戒煙的人,雖然很堅定,貼尼古丁貼片和吃藥,還是無法克服它。

通過適用靈性治療法,我很快地被治好,也不用花錢買任何的藥物或治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