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简短的传记

圣恩箩拉•菲喜利出生于1953年4月。她是专经济学的毕业生,在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她组织了专业会议。1991年至1999年之间,她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生活和工作。在那里逗留的期间让她有机会遇到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认识多种灵性道路和修行方式。当时,她最被灵性疗愈技巧所吸引,并实践其中一些治疗法。

从小,她最渴望和欲望帮助别人获得快乐及消除烦恼。在许多生活场合中,她总是设法以同样意图安慰家人和朋友。尽管她有着自己的担忧,但她还是可以放下自己的问题,真诚地关注别人的问题和处境。

在2000 年里,她开始根据灵性科学的指导做灵性修炼。

在2006 年,她达到50%的灵性水平。后来,在2年内她的灵性水平又提升到60%。

在2012 年1月,她达到圣徒水平(70%灵性水平)。在发表文章时(2014年9月),她的灵性水平已达75% 。

2. 突出的灵性特征

圣恩箩拉•菲喜利的一些突出灵性特征包括:

  1. 不断的与神的原则交流
  2. 对圣恩巴克塔拉吉•玛哈拉吉怀有强烈的灵性情绪
  3. 她不断地体验到和传授极乐(Ānand
  4. 对每个人都没有期望的灵性之爱
  5. 忘记自我,为他人着想

3. 她的灵性增长是如何发生的

我们采访了圣恩箩拉•菲喜利以了解她的灵性之旅和她快速灵性成长所付出的努力。

3.1 念诵神名

我们要求圣恩箩拉•菲喜利(75%灵性水平)与我们分享她念诵神名的经验。

圣恩箩拉:“我非常喜欢诵经,经实现了它的利益后,对它立刻产生兴趣。益处是,心智变得越平静,思索就越清晰。我非常喜欢每天坐着念诵几小时。经过一段时间,我在念诵时开始体验极乐。现在我一想起念诵就能体会极乐。我没注意字眼,产生的极乐单凭对念诵的思索。”

“每当我经历一些低潮阶段,感到灵性修炼无法顺利地进行,或遇到一些世俗上的问题时,那么我觉得如果我坐着念诵一段时间,心智会平静下来。过后,我就有能力找到新解决方案,可以克服问题。念诵时,我也会祈祷,祈祷平息我的心智,因而清楚的看见解决方案和如何应用。”

“念诵也让我体验到神。几年后,念诵让我开始体验神的存在。我通过圣恩巴克塔拉吉•玛哈拉吉的形式感受神。念诵时,我会感受祂的存在。久而久之,我发现修行的目的其实是体验神的存在。体验神的存在是美好的经历。然而,美好是不足以形容这种感觉。这胜如忘了自我、意识神的存在、浩瀚、极乐、平静等,更不仅仅是词汇可以形容的。”

3.2 参与真理的集会(共修)

在2001 年,圣恩箩拉开始参加真理的集会(共修)我们访问她是什么吸引她参加共修。

圣恩箩拉:“我们在初期的共修里,阅读灵性科学的圣书并尝试了解其内容。由于我们的心智和智力的限制,我们理解的程度是非常有限的。但是我们感到这些文字里隐藏着非常重要和美丽的学问,在持续地修读一段时期后,我们将能领悟和体会它。这启发我们不断地努力,继续参加共修。”

“共修的方式可以是,与求知者们一同聚会、修读圣书或是参与圣人和咕噜的集会,即最高层次的共修方式。那些共修里,无论任何方式,都可以感受到神的存在。这总给予我热情、喜悦,也让我了解一些关于灵性修练的原则或概念。当然,与圣人和咕噜的集会是最高层次的共修,时常带给我最高形式的幸福、喜悦和知识。”

“在共修里,神圣意识(Chaitanya)越多,我们感觉就越好。我觉得与圣人和咕噜共修是神圣意识最高的形式神圣意识给予我们灵性修炼的热情,持续修行的欲望。神圣意识也在我们生活和灵性修炼中提供极乐和喜悦。”

3.3 服务于绝对真理:照顾求知者们的灵性修炼

达到圣徒水平之前,圣恩箩拉是求知者们的个人引导者。我们向她询问有关这反面。

圣恩箩拉:“我非常荣幸被分配这么美好的职务(服务于绝对真理):照顾求知者们和他们的修行。当我照顾求知者们时,我感觉到神把祂的孩子委托给我照顾,我曾一度感觉自己好象拥有众多的孩子,让我感到非常美好。事实上,我只有一个女儿,但照顾这些求知者们让我感到非常富裕,我觉得是神赐给我祂的孩子们,让我照顾。”

“起初,我把这一切视为自己的责任或职责,而且在求知者方面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厉。我认为必须供应求知者们最好的,并且必须小心谨慎地爱戴和关怀他们。后来,渐渐变得自然,现在我只觉得是神自己在照顾求知者们,因此感觉上没那么拘谨了。整个过程自然的发生。这不是世俗上所感受的爱。这是一种不同的爱。爱得很深。祂的爱和关怀自然的发生,一直地流动着。于是,服务于真理就在无须考虑方式或如何完成之下而完成,因为神本身赐予我思索,让我知道如何行事,然后任务自动的完成了。”

3.4 在探访她的家时,体验神圣的爱

因为圣恩箩拉引导求知者们,他们时常拜访她的家。在她的家里,求知者们都各有不同的体验。我们向圣恩箩拉询问其原因。

圣恩箩拉:“在与求知者们集聚时,我感到无比的喜悦。如果因为种种原因,求知者们没来拜访我,我会感到坐立不安。我觉得求知者们比任何家属更亲近。这种亲密感和对求知者们的爱是发出内心的,最佳的形容就是‘我是属于求知者们和灵性修练的。’

“神恩赐我这份宝贵的圣礼:对他人的爱和渴望能为求知者们做些什么的好让他们感到舒适、受接纳、被爱护、感到平静。自然地,为别人着想的思索从内而升,一些简单的行动也由此发生了。例如,煮他们爱吃的、询问他们的安好、关心他们的家属、与他们分享乐与悲、聆听他们的问题、在灵性修炼和生活方面建议解决方案、和他们一同欢乐等,就像母亲一般。”

“有时,单凭求知者们的存在,只是看着他们或想着他们,就足以让我感到开心。我与小孩子们感到亲密,因为他们纯真,坦诚和真诚;有时候我们一起玩乐或谈论他们的兴趣。看到他们快乐让我感到无限的喜悦和极乐,那一刻让我进入忘我和只为他人生存的境界。我非常感激神,因为祂恩赐我无比的爱,让我与人们分享。”

3.5 灵性疗愈

圣恩箩拉•菲喜利进行的另一种真理服务是为求知者们做灵性疗愈

“我很高兴可以提供这个服务。因为圣恩阿塔瓦乐博士对求知者们的无限灵爱,他恩赐我为求知者们做灵性疗愈的机会。在这之前的一段好长的时期,我能感受到严重被负能量困扰着的求知者们之痛苦,常盼望他们能获得灵性疗愈,帮助他们减轻困扰。”

“通过这个服务,我总觉得在很有意义地利用时间帮助减轻求知者们的困扰,克服障碍,鼓励他们忍耐和搏斗困扰。我体验到自己没有在做些什么;就如圣恩巴克塔拉吉•玛哈拉吉的祈祷所激发的:‘让这个灵性疗愈里没有“我”的存在,唯有祢的存在。为有祢坐着,呼吸着,念诵着,祈祷着,灵性治愈着祢的求知者们。”

“通过灵性疗愈的服务,我意识更深的是,我在当时的任何感受都不重要,被困扰缠身的求知者们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在此服务当中,因圣恩巴克塔拉吉•玛哈拉吉的恩赐,我可以忘掉自己,专注于求知者们以了解他们困扰的感受和采用对他们最有效的灵性疗法。有时,度过几个小时后,他们的困扰依然没被减轻的现象。这时,唯有神恩赐予我坚持不懈的并坚信求知者的情况一定会渐渐好转。当求知者们稍微有改善的迹象时,所获得的愉快感远超越于在世俗上最高的快乐之感。在那些时刻,我会无法制止满怀感激的灵性情绪。现在想起这服务时,我感激的是圣恩巴克塔拉吉•玛哈拉吉和圣恩阿塔瓦乐博士担任移动山脉的工作而我只不过握着一把小木棍支援而已。”

几名求知者在圣恩箩拉还没有被宣称为圣人前,分享他们接受灵性疗愈时的感受:

• “每当做灵性治疗,一切显现成白,我感受到许多神圣的爱。全身浸泡在神圣之光。”

•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感觉一名神灵通过为我做灵性疗愈。有时候,感到似乎圣恩巴克塔拉吉•玛哈拉吉通过做灵性治疗。我强烈地意识到是一名圣人。”

• “在的灵性疗愈里,我觉得她丝毫不存在,而且她没男女之性别。”

• “很多时候,在灵性疗愈时,我会感觉到圣父(圣恩巴克塔拉吉•玛哈拉吉)的存在。我总没感觉到她的存在,惟有圣父。当我们瞥视她时,她是半透明的,似乎完全透明。”

3.6 主持共修的真理服务

很多求知者参与圣恩箩拉主持的共修获益不浅。他们的灵性成长也快速地发生。在2013年,全球许多求知者在她的引导下和在她主持的共修中获得了神圣意识,因此取得平均5%的灵性水平增长。我们向她请教有关此服务。

圣恩箩拉:“数年来,主持共修是我提供真理服务的主要项目。如今,它已成为日常业务。经过了多年主持共修,我的方法改变了。刚开始时,我关注自己、该说的、不该漏掉的提示等。那时候,我对演讲有恐惧感。在练习主持共修的过程中,我的恐惧慢慢地减少,集中的焦点迁移到参与共修的求知者们身上。思维多数集中于求知者们而且让他们取得进展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现在,在共修开始祈祷后,我全神贯注于求知者们,完全无自我意识。神赐于我明确的思索和细微地感应到每个求知者的需求。共修时,我感到与求知者们亲密、及在他们每人当中感受到感恩及与神的原则统一。我也同时在学习中,吸取神对求知者们说的内容。”

“主持共修的主要目的是让求知者们感到被接纳,被理解,被赏识,让每个人期待参加下期的共修。由于神的恩赐,每一个共修都不同,因为在气氛中感应到的神圣意识,参与者感觉新鲜从不厌倦。有时候,我必须很耐心地重复,不断地鼓励和解释,直到求知者可以掌握所呈现的观点。共修后,每个人都充满着神圣意识和喜悦。我感激神让我通过这个服务不断地与求知者们联系接触。我很亲幸自己可以目睹求知者们的转变过程,逐渐地进步。当时,我感受到的喜悦比任何自己的幸福还要多。”

4. 去除人格缺陷过程和灌输神圣品德

我们向圣恩箩拉询问她在个人的灵性旅程中是如何克服人格缺陷的。

圣恩箩拉:“当这个内心净化过程或去除人格缺陷过程被推出时,我感到十分快乐。这喜悦是由于在这一生中,我不断设法去除我的缺陷,因为我意识到它们的存在。我尝试成功一段时期后,我的集中力就会减少,缺陷又重现,我必须重新开始去除缺陷的过程。这样,过程不断重复多回,我才领悟到不能单靠自己在心理层面上去除缺陷。所以我不知所措。”

“就在那时候,去除人格缺陷过程被推出,因此我能深深地感受到这个新方法可以彻底去除一些或许多人格缺陷。所以我感到非常快乐和喜悦,立即开始做自我暗示和记录错误。即使直到现在,我依然感觉到在那个过程中所发现的任何事故都已屈服于神之足下。祂帮助以品德替代了那些缺陷。”

我们问圣恩当今是否还会对事故产生反应。

圣恩箩拉:“现在,反应很罕见。当它们发生时,不知怎么的,屈服感会更强烈。也不知何故的,屈服是更深层次的,所产生的磨擦或过度的思索很快就被去除。正确的想法在短时间内获知。在你问这个问题之前,我先前没意识到这一点。对这一切我没有任何先前的意识,但是当你在询问时,我一边不断思考,一边即时描述。”

我们过后向她请教关于灵性修练养成的神圣品德。

圣恩箩拉:“当缺陷减少时,品德自然增加,这两个过程是同时发生的。时间久了,我发现吸取特质的过程就是返回我们的原本或自然状态的过程。神是充满特质的,也是我们自然的状态。时间久了,我们养成许多缺陷,所以远离了神或脱离了自然状态。在所有的特质中,我非常感激的是对神感激的品德,屈服的素质,和感受极乐的特质。这些都是神的特质。”

5. 去除自我

我们也请教她关于自我的去除过程。

圣恩箩拉:“这种神与我们是不同的感觉,其实把我们和神隔离;为了接近神,我们必须感到自己和神是一样的,而非不同的。我不知道这个过程是如何发生的。我对这方面一无所知。我只能分享自己付出的努力。通过许许多多的祈祷,很多时候我想像自己在神面前只是一个小点。这想法使我充满感激之心,在神的面前感到无尽的谦卑。神是全能的,无所不知的,强盛无敌的;在神的面前我只是一个小点。那种感觉立即削薄我的自我。有时候我会想像自己走向神,沿途我变得越来越渺小,直到变成一个小点。然后我会祈祷,察觉自己的感受,我如何反应,以及我如何表现。”

“我们很幸运,有很多显现自我的例子供我们参考(自我显现例子的列表)。所以任何时刻里我们可以认清自己的某些思想是因自我显现而起。因此,很容易认出这些想法,然后把它们屈服于神,祈祷,再进行自我暗示以去除自我意识。”

“既然自我意识是非常微妙的,我们无法做些什么。我们能做的就只是听从圣人和灵性水平高的人的指导。如果我们遵从指导而且欲望高,那么神就会减低我们的自我意识。我们没别的方法可以去除自我。如果我们渴望神去除自我并打开心扉全全让神处理它,那么这个过程将会是充满极乐的。神立即创造不同的情景事故让我们看清自己自我的表现,因为我们必须了解或接受自己拥有自我。我们接受承认自我后向祂祈祷和屈服的那一刻,祂就会帮助我们立即或逐步地去除那个自我缺陷。自我是灵性修练最大的障碍,因为自我意识促使我们感到和神是不同的,是分隔的。”

“自我越少,体验神就越多。自我越少,灵爱或对于神所创造的一切的爱就更多。”

6. 对圣恩巴克塔拉吉•玛哈拉吉(H. H. Bhaktaraj Maharaj)的灵性情绪

自从她开始灵性修练,圣恩箩拉•菲喜利与神联系或保留在交流状态中,这是通过几种不同的方式。圣恩巴克塔拉吉•玛哈拉吉(自1995年离开躯体)是她最大的灵感来源也是她最常联系的对象;圣恩箩拉却在2000年才开始灵性修炼。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所以我们向她查询。

圣恩箩拉:“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但是我可以说的是,我感受到圣恩巴克塔拉吉•玛哈拉吉启发我们之间的联系,建立互信关系。在我灵性修炼的最困惑沮丧的阶段,当我茫然地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时,当情况不明朗时,无以解释的,那关系变得越来越强烈。那时,看着他的照片念诵就会让我感到安慰和轻松。当我们从心底恳求,感到无助,情况越困难消极时,我们渴望获得神的求助就越强烈。因此,我觉得祂比我还要了解我的每个想法。无论‘我’是什么,祂更清楚。我只需屈服于祂。起初,我利用语言和祂会话。渐渐地,与祂的交流是无须话语的。祂凝视着,祂知道我的思维,任何问题祂都能解决。这就是人生中最美丽的关系。”

7. 给求知者们的信息

我们在谈话结束前问她是否有任何信息传达给求知者们。

圣恩箩拉:“我只想对求知者们或将会成为求知者们说,在灵性修练之前,有一个存在着的世界是我们完全不认识的。一旦我们开始修练,我们逐渐会意识到我们生命有着深厚美妙的意义,所有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项都是神所创造的。”

“只要我们活着我们就可以变得更好,我们可以接近神,可以体验极乐和祥和,我们可以爱他人,也可以爱神所创造的万物。想达到这一点,我们只须听从指示进行一些一开始就简单易学的项目,例如念诵神名、参加共修、服务于真理。逐渐地,通过灵性修炼我们会感受十分幸福和极乐。我们同时也可以帮助他人享有同样的变化。”